大庄家dzj-大庄家官网-www.dzj.mg

当前位置:大庄家dzj-大庄家官网-www.dzj.mg > www.dzj.mg >

文章标题:致命一锁 一个程序员干掉一家公司?程序员:编

发布时间: 2019-04-17

  螃蟹游戏宣称,一款游戏研发了两年、投入了600万元,测试当天,程序员锁服务器锁电脑,离开公司。

  电脑能开

  “电脑密码是找修电脑的打开的,服务器密码是找别的后端朋友找回的。”

  游戏难做

  该款游戏为独立游戏开发,服务端仅涉事程序员一人,“所有技术都归他管,继任者无法顺利开展新工作。有各种bug搞不定,没钱投,破产。”

  责任谁担

  该程序员否认称:“不存在,我没有那个能力把服务器锁掉。服务器是云服务器,是由他(尹柏霖)掌控的。”

  一款做了两年、投入数百万元的游戏在上线测试当天,被C++主程序员锁死服务器和电脑,项目失败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。1月20日,微博用户@首席内幕馆 发文曝光了此事。

  1月21日,该游戏创始人尹柏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创业失败后,他重新找工作继续上班,目前仍然负债上百万。已经与律师沟通,计划起诉涉事员工燕飞宏。

  1月22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当事程序员燕飞宏。他称,尹柏霖及螃蟹游戏所言均是编造。相关舆论害他丢了工作,他打算找律师处理这件事情。

  公司

  游戏上线当天 程序员锁机跑路

  2016年3月,尹柏霖与其他合伙人共同注册了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螃蟹游戏”),开始研发手游《生灵怒》。

  据尹柏霖介绍,《生灵怒》做的是高度原创的RTS和消除连线结合,全球同服、实时对战的手游,几十个兵种同屏实时对战,每一个都是单独的AI运算。

  尹柏霖称,做这款游戏花了两年时间,投入了600万元,但因为C++主程序员燕飞宏在测试当天关服锁电脑,并拒绝交接工作,导致游戏项目失败。

  2017年12月15日,手游《生灵怒》上线测试当天中午,燕飞宏以修bug为由拒绝参与公司会议。尹柏霖邀请多次,燕飞宏仍然不理不睬。双方发生短暂争执以后,燕飞宏摔键盘走人。

  尹柏霖称,等到下午测试时,多方都联系不上燕飞宏。公司服务器和电脑均被他锁死,他的签名也在晚上改成了“大吉大利,螃蟹挂*”。而螃蟹游戏为独立游戏开发商,服务端仅燕飞宏一人。

  据尹柏霖的说法,在上线测试当天恶意失踪后,燕飞宏拒绝交接工作,导致新聘请的员工无法开展工作,整个项目进展延后数月。2018年春节后,燕飞宏先后两次到螃蟹游戏办公地点闹事,以代码要挟重新回到工作岗位,但遭到了全体员工的集体反对。

  等到2018年8月左右,螃蟹游戏研发的《生灵怒》“抢救了大半年撑不住了”,创业项目以失败告终。

  在燕飞宏失踪及上门闹事的时候,螃蟹游戏先后两次报警,但由于此事为民事、经济纠纷,警方建议通过诉讼解决。

  员工

  公司捏造事实 我没能力把服务器锁掉

  据了解,燕飞宏通过招聘进入螃蟹游戏。看简历时尹柏霖发现,自己与燕飞宏是老乡兼校友,各项技术能力也匹配,就进行了面试。尹柏霖称,当时急于用人,为燕飞宏开出了每月4万的高薪,还有分红。

  1月22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当事程序员燕飞宏,进行求证,他说:“尹柏霖是捏造事实,都是编的,都是假的。”

  对于没有参与2017年12月15日会议的事情,燕飞宏称,当时他正在解决问题,没有听到。后来尹柏霖对他进行人格侮辱,所以两人吵了起来。

  尹柏霖则表示,公司只有一个单间,就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开的会,所有人都在等他,公司全体人员都看着他,叫了不下十次。

  对于锁掉电脑和服务器,两人也是各执一词。

  C++主程序员燕飞宏强调:“不存在,我没有那个能力把服务器锁掉。服务器是云服务器,是由他(尹柏霖)掌控的。”

  尹柏霖告诉记者:“他直接走掉后,电脑密码和服务器密码都没有告诉我们,电脑密码是找修电脑的打开的,服务器密码是找别的后端朋友找回的。”

  在交接工作上,燕飞宏称他已经完成了工作上的交接,而尹柏霖则告诉记者,“交接工作至少需要1个月时间,他一分钟都没交接。”

  进展

  当事程序员从新公司离职 双方准备诉诸法律

  在创业项目失败以后,螃蟹游戏以公司的名义于2019年1月发布了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,指责燕飞宏毁了《生灵怒》项目,并称,“该员工(指燕飞宏)与我司签有竞业禁止协议,相关法律程序正在启动。”

  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被微博大V广泛传播后,深圳平行宇宙数字娱乐有限公司(下简称“平行宇宙”)相关负责人找到螃蟹游戏负责人尹柏霖核实情况。

  据相关员工介绍,燕飞宏离开螃蟹游戏后,于2018年入职平行宇宙。近日,螃蟹游戏的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
  1月22日,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平行宇宙的相关人士,对方表示燕飞宏已于1月21日离职。

  一名曾与燕飞宏共事的人士告诉记者,“说实话,他在我们公司的时候,表现出来的就是螃蟹游戏形容的那样。在工作上,跟他有对接的同事,没有一个没跟他吵过架。”

  同天,记者就此事再次联系燕飞宏,他表示,“现在是无业状态,他(尹柏霖)这么搞,搞得我无法上班了。我今天有时间了,准备先去立案,然后再去找律师来处理这个事情。”

  与此同时,尹柏霖也表示打算诉诸法律,起诉燕飞宏。

  新闻透视

  游戏黄了 教训在哪

  一个程序员真的能干掉一家公司?偌大一个游戏公司和项目,为什么要把命脉交托他人?前车之鉴,创业公司可从中吸取什么教训,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。

  教训1 核心技术

  所有技术归他管

  继任者搞不定bug

  1月21日,红星新闻记者加入手游《生灵怒》的官方QQ群,该群目前有528人。

  一位玩家在该群发言称,他2017年就进群,当时游戏挺好的,后来换了QQ没玩。最近才从别的渠道得知游戏黄了,赶紧上号,没想到是这个原因,挺生气的。

  虽然群里大部分人都对《生灵怒》表示看好和遗憾,但也有质疑的声音:“那么好的产品这样夭折,很可惜。燕飞宏仅在职3个月,就致使做了两年耗费600万的项目失败。我认为,应该找找公司自身的问题。”

  记者就此咨询了尹柏霖,他称:“要命的3个月啊,没有燕飞宏,我们的路要好走得多!至少一定会商业化!”他告诉记者,当时原本准备好在两个月以后商业化,全平台上线游戏,已经办好上线手续了。“被他这么一搞,额外拖了8个月,最终还是有各种bug搞不定,没钱投,破产。”

  至于这些搞不定的bug,尹柏霖称,燕飞宏在职的时候所有技术都归他管,由于燕飞宏没有交接工作,很难查,继任者无法顺利开展新工作。

  教训2 内部管理

  “他多次早退,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

  在创业项目失败以后,螃蟹游戏以公司的名义于2019年1月发布了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。

  在《告游戏行业全体同仁书》中,螃蟹游戏称“2019新春将近,本司为防各位遭受重大用人损失,特此相告。”“之前公司全心挽救项目无法分心,没有将情况公之于众,现在项目已死,创始人负债数百万,整个团队痛心疾首,本司以血的教训提醒行业各位同仁:识人需明,用人当慎。”

  尹柏霖告诉记者,没有及时曝光相关情况是因为“当时怕曝光出来对公司有负面影响,我们还在做产品,产品出了问题,对我们的声誉和发售都有影响。”

  对于燕飞宏当初为何能拿到4万高薪与分红,尹柏霖在《关于燕飞宏事件的补充说明》中称:“当时急于用人,没有这个后端,项目会全部停摆。加上燕飞宏和我是老乡兼校友,病急乱投医,最终助长了燕飞宏心态的畸形发展。”

  据尹柏霖所说,燕飞宏入职后,他以合伙人相待,即便他多次早退、经提醒后仍无改善,但尹柏霖考虑到后端命脉,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结果酿成大祸。

  目前,尹柏霖自称仍然背负着上百万的债务。

  他告诉记者,他已经重新找工作继续上班,“公司已经垮了,儿子刚出生,我要养家。”

 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 杨佩雯

  新闻推荐

  国内首个5G自动驾驶应用服务平台启动

  1月16日,国内首个为5G自动驾驶示范应用提供专业服务的公共平台在重庆启动。该平台将在完成5G网络建设基础上,为自动驾驶汽...